当前位置: 充换电网 » 新能源汽车要闻 » 正文

宁德时代在赌什么?

日期:2021-07-17    来源:DoNews  作者:三月

国际充换电网

2021
07/17
19:19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宁德时代 比亚迪 曾毓群 动力电池

曾毓群第一次进入外界视野,可能还要从美团创始人王兴说起。

同为福建人的王兴曾在饭否上回忆,一位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在曾毓群办公室墙上看到“赌性更坚强”的字画,问对方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曾毓群正色回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除此之外,被媒体提及较多的还有他在2017年发布《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的内部邮件中,警戒全体员工“当台风来时,猪都会飞。但是,猪是在飞吗?台风走了后猪的下场如何?”彼时,宁德时代的电池出货量已经位居全球第一,超越比亚迪、松下。但面临政策壁垒松动,曾毓群担心的则是宁德时代的未来。

基于以上故事,赌性与危机感成了曾毓群身上两个显著的标签,并驱动宁德时代扶摇而上万亿市值。

7月13日,宁德时代盘中最高触及579.6元,股价又双叒叕创历史新高,总市值突破1.3万亿,超过招商银行,位居A股第三,仅次于茅台和工商银行。掌舵者曾毓群继超越李嘉诚,问鼎香港首富后,身家也赶超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截止7月14日,宁德时代股价有所回调报收551.37,相比上市发行价25.14元已经涨了21.9倍。

在此之前,宁德时代已经拥有过无数个高光时刻。

押注下一个茅台

信用收缩、贸易战等内外因素的叠加,催燃了A股2018年的熊市。即使在那样的行情下,也有不一样的惊喜:贵州茅台市值冲破万亿大关,6月12日,股价一度涨至最高点803.50元。

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幸参与这场造富神话,但新的资本盛宴已经烹好上桌。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正式登陆创业板,发行价为25.14元/股,募集资金54.62亿元,发行市盈率22.99倍,创造了创业板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募资纪录。据了解,其上市开盘涨20%,盘中急升10%后短暂停牌,最终较发行价涨44%,报36.20元。接着宁德时代又连续7个涨停板,晋级创业板“一哥”。

亮眼数字背后,则是其在动力电池行业中龙头地位和业绩作为支撑。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销量连续三年在全球动力电池企业中排名前三位,2017年销量更是超过松下,排名全球第一。背靠技术等优势,宁德时代还拿下了宇通、上汽、北汽、吉利、宝马、大众等一批重要客户。

根据宁德时代招股书,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及资产规模快速增长。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7.03亿元、148.79亿元及199.9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87.26%;净利润分别为9.31亿元、28.52亿元和38.7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00%。

“创业板最大规模IPO、超级‘独角兽’、动力电池出货量全球第一……多重光环加身的宁德时代,可能会印证什么叫一签永流传,是我就留着当传家宝了。”职业投资者麒麟神侯曾如此表示。在当时打新中签者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错过了茅台,他们不能再与已经幸运相遇的宁德时代失之交臂。

后来的事证明,无畏风浪坚守在船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心理定力。

很快,宁德时代迎来上市以来的首次跌停。根据宁德时代发布的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了近五成。也就是说,宁德时代的业绩支撑不了那么高的估值,引发了资金出逃。

麒麟神侯则在业绩预告发出后以80元卖出了手中66元买进的股票。第一次中签的张霖赶在宁德时代跌停前几日股价涨到90元时进行了清仓。

巴菲特有句名言:“价值投资就是以合适的价格买入有价值公司的股票,并长期持有。”关于长期持有茅台、腾讯、长春高新等股票最终收获大笔财富的故事主角一直都有。实际上,面对股市震荡难测,很少有股民能挺到登高摘果之日。

不过,经过几个月的深思熟虑,麒麟神侯以68元的价格再次买进宁德时代,用他的话说,做出这个决定让自己掉了很多头发。

在张霖清仓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宁德时代股价始终在60到90左右徘徊,以2019年12月25日为分水岭,这天宁德时代站上100元大关,由此开始股价一路高飞,于2020年最后一天盘中创下353.66元新高。

孙叶俊在去年7月看到高瓴资本认购宁德时代100亿的新闻后买了500股,那时股价已经涨到了200元,“都说跟着高瓴炒股,大概率会赚钱。”现今,孙叶俊账户浮盈近20万元。他暂时还没有卖掉的打算,“年初400元的时候,大家都在说泡沫、虚高,现在大家又在说,对于这样的一个朝阳产业,我是比较长期看好的。”

通过宁德时代赚得盘满钵满的麒麟神侯,更是坦言这弥补了没有茅台的遗憾。在他看来,宁德时代很贵,但未来也不会给出舒服的买点,短期看估值可能会高一点,但如果看两年、三年或者更长的一个周期,它依然有空间。

而李涛还在犹豫是否进场,三年前,茅台600多的时候,他一直下不了决心最终没能上车,这次不知道自己是否又会错过一个机遇。

踩宝马和比亚迪肩膀而起

作为电动车成本最大的一块,动力电池素有新能源汽车“心脏”之称。但它相比整车品牌,隐匿在行业之后,鲜为大众关注到。即使从2017年到2020年,连续四年稳坐全球新能源动力电池第一宝座,宁德时代在圈外给人的感觉好像突然间就出现了。

事实上,从2011年12月成立到2017年年底,宁德时代仅用了6年时间登顶动力电池销量世界第一。现在来看,宁德时代也只是一家不足10年历史的年轻公司,但创始人曾毓群已经在电池行业耕耘20多年。

出生于福建宁德的曾毓群,17岁从农村考进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1989年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一家国企。仅干了三个月,他放弃铁饭碗南下东莞进入日企TDK下的新科磁电厂做工程师,这为他日后创办宁德时代埋下了伏笔。

新科磁电厂工作10年后,曾毓群辞职创业在香港注册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主要业务方向是软包聚合锂电池。公司成立后,曾毓群飞往美国购买了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的技术专利,通过解决该技术做出的电池会鼓胀的难题,ATL在2000年之后的国产手机产业大爆发中成功崛起。接着,ATL为苹果公司解决了MP3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成功进入了苹果产业链,其还在三星“爆炸门”之后,成为三星首选供应商。

2008年新能源车风口加速到来,政府启动了电动汽车补贴政策,曾毓群感知到了暗流涌动中的机会,在公司成立了动力电池部门,由宁德时代现任副董事长黄世霖带领团队成功开发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动力电池管理系统。

值得一提的是,这时ATL已经被卖给了曾毓群老东家新科的母公司TDK集团,由于政策要求外资企业不能生产动力电池,所以2011年底,曾毓群将动力电池业务分拆出来,在家乡宁德成立了宁德时代。

没人想到,曾毓群打造的动力电池帝国,将崛起于此,从小城走向世界。

尽管刚刚成立,一方面有着大量的锂电池研发经验,另一方面,有ATL的品牌背书。宁德时代拿到了宝马这一大单,华晨宝马决定就规划中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及产品之诺1E的高压电池项目与宁德时代展开合作。

与宝马的合作,让宁德时代名声大噪,随后多家知名车厂相继选择与其合作,宁德时代也进入快速发展的快车道。

在宁德时代一飞冲天,9年估值万亿的路上,除了宝马,还不得不提及的一个名字是老对手比亚迪。虽然比亚迪进入动力电池领域早于宁德时代,但其动力电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仅限于自用;其次,比亚迪坚持磷酸铁锂电池战略失误,以至于三元材料电池兴起时,相比磷酸铁锂+三元材料两条腿走路的宁德时代,显得十分被动,最终给了后者弯道超车的时间。

2016年时,比亚迪动力电池出货量还是国内第一、全球第二。仅一年之隔,宁德时代就把比亚迪的市场全抢了,还超越松下拿下全球第一名。

国家政策也为宁德时代创造了优渥的土壤。2016年,政府设立电池企业准入目录,目录外电池的新能源汽车无法获得补贴,外资电池企业被排除在外,这一系列的保护性政策,进一步推动了宁德时代的成功。曾毓群自身选择与多重利好叠加,助力宁德时代成为动力电池行业的主角。

高估值背后,内外挑战显现

曾毓群曾说,日本人发明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到世界第一。虽已连续多年稳坐全球第一大动力电池厂商宝座,宁德时代并非高枕无忧。

今年初,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分别对2020年全球和中国动力电池的装机数据进行了统计公布,其中2020年中国全年电池装车量累计63.6GWh,同比增长2.3%,全球占比降到了50%以下;而欧洲市场则带动全球市场装机量走上新高137GWh。

从2018到2020年,宁德时代国内市场分别占其总装机量的99%、86.1%和91.05%,海外需求占比非常少。

这意味着一旦中国动力电池市场增长速度发生变化,宁德时代也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实中,2018-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增速确实放缓了很多,尤其2020年,增速只有2.7%。宁德时代增速则由2019年的38.8%,下滑到去年的9.22%。

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Research本月15日表示,今年以来,除中国市场外,全球登记的电动车电池共36GWh,同比增长103.7%。其中,LG能源解决方案供应12.6GWh,同比增长146.0%,在全球电池业界中排名第1位;宁德时代(CATL)为3.6GWH,同比增长301%。

依靠欧洲新能源市场异军突起的LG随时可能超越宁德时代登顶全球第一。另外,美国新能源市场红利的到来,又会让宁德时代争夺全球老大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进军海外市场同时,宁德时代还要应对毛利率连年下滑的问题,据财报显示,2016-2020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43.70%、36.29%、32.79%、29.06%、27.76%;而主营业务动力电池系统的毛利率也连续三年下降,2017-2020年分别为35.25%、34.1%、28.45%、26.56%。对此,宁德时代在公告中称,新能源补贴退坡及市场竞争加剧、技术进步及产业链成熟等因素推动动力电池价格持续下降。

“竞争、毛利率这些都是宁德时代可以拉长时间去解决的事情,只要新能源市场空间还在,它就会有很多可能。如果非要说它的当务之急,可能就是提高产能,帮车企度过‘电池荒’。”一位行业观察者说道。

在上海交通大学125年庆祝大会上,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问曾毓群,面对宁德时代处在一个非常领先的位置上面,你还会有什么焦虑吗?曾毓群回答说,“我想聪明的人焦虑会比较多,我们的团队比较笨,因为我们是搬砖头搭台子给车企唱戏跳舞,我们是‘被压迫’的对象,所以会生存比较好一点。”

当搬砖头的人多起来,替代了曾毓群办公室里“赌性更坚强”的“溥博渊泉”或许就是宁德时代未来保持领先的方式。

返回 国际充换电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