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充换电网 » 新能源汽车 » 新势力造车 » 正文

又一造车新势力来了!

日期:2022-08-22    来源:汽车公社  作者:杨晶

国际充换电网

2022
08/22
15:00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造车新势力 电动智能汽车 吉祥汽车

“在未来,我们将向您提供极致的电动智能汽车产品,重新定义我们的日常出行方式,为更多用户创造超越期待的愉悦体验。”

日前,网上流传了一则关于吉祥航空母公司均瑶集团入局造车的传闻,并且将汽车品牌命名为吉祥汽车。均瑶集团将成立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希望能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开创一家面向未来的公司。

实际上,均瑶集团一直在汽车产业中游离。比如说在2015年成立上海均瑶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以高端汽车进出口业务为主的互联网公司。去年底曾有传闻称,均瑶集团或将投资爱驰汽车。

不过,均瑶集团真正入股的汽车厂商是云度汽车。企查查信息显示,以均瑶集团为主要股东的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85.3111%的持股比例,成为云度汽车的最大股东。显然,云度汽车有着一切生产和销售新能源汽车的资源可以供吉祥汽车使用。

而从均瑶集团的这则信息来看,未来将会引入更多的合作企业。

“干一票大的”

对于汽车产业来说,均瑶集团远不如跨界造车的恒大、宝能等大企业广为人知,但是均瑶集团的商业版图和创始人的魄力也不容小觑。

资料显示,均瑶集团创始于1991年。现已形成航空运输、金融服务、现代消费、教育服务、科技创新五大业务板块。旗下拥有吉祥航空、爱建集团、大东方、均瑶健康4家A股上市公司;手握银行、证券、信托等数块金融牌照。

均瑶集团董事长、创始人王均金是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人,天生自带会做生意的基因。因此,外界形容均瑶集团什么赚钱就做什么,而回看均瑶集团的业务板块,也能窥知一二。不过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做航空、奶制品还是房地产,均瑶都不算该行业的顶尖。

但均瑶集团在发展的30多年中,肯定有个“干一票大的”想法。比如2021年2月,海航集团及旗下公司破产重整,并向社会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均瑶集团组建300亿联合战队试图收购海航集团,最终败给方大集团铩羽而归。

这无疑是一次蛇吞象的举动,也透露出均瑶集团的庞大野心。所以,这一次均瑶集团才把触角伸向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就像图中所说,新能源汽车获得了蓬勃发展机遇,电动智能网联汽车成为发展潮流和趋势。

而从去年开始,均瑶集团在大举进攻汽车产业展开了一系列的布局。企查查信息显示,去年5月份,上海吉道航新能源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其经营范围是从事新能源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交流、技术推广等。

这家企业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王瀚,他是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战略投资部副总经理。

《支点财经》曾指出,均瑶集团的股东是王氏家族,即王均金、王均豪、王瀚等。其中,王均金与王均豪是兄弟关系,他们与王瀚是叔侄关系。而王瀚又是前文提到的云度汽车大股东,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疑似实际控制人。

在上海吉道航新能源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对外投资中,包含了在今年7月份成立的一家名为上海吉祥智驱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企业。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新兴能源技术研发、储能技术服务、充电桩销售等。

如今,谁都知道万亿的新能源市场是一块处处埋金的宝藏。当恒大、宝能等企业纷纷通过收购弱势车企,迅速建立起研发、生产能力。均瑶想要挖掘新的增长点,再创辉煌的话,汽车行业不仅是绕不出的领域。

造车越发艰难

但是,均瑶集团在此时此刻才下场造车,会不会来的有点晚?2018年前后,随着国家政策推动,一度出现超过50家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出现。然而故事到今天,新造车1.0时代的的玩家们不到15家,而这些品牌中的分化在竞争中也开始加剧。

无论是传统车企也好,造车新势力也罢,在存量竞争中,任何一个参与者都难言轻松。拜腾、博郡等产品力尚缺或并无产品下线的汽车品牌接连暴雷,更不要说恒大、宝能这些想靠着强资本跨界的企业,忽视了汽车是一个需要重金投入的行业。

而通过均瑶集团的财务报表来看,均瑶集团也不是一家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数据显示,均瑶集团的营业收入在2019年达到顶峰,随后下滑。其营业利润2015年开始连年下滑,甚至在2020年为负数。

无论是被寄予厚望的均瑶健康,还是备受考验的吉祥航空,又或是高光不再的爱建集团,在这几年疫情的影响下,都在不同程度上承受经营上的压力,从而面临着行业转型的阵痛。所以对均瑶集团来说,造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同时也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虽然目前有诸多跨界企业扎堆造车,但是每一次新入局者总会被问到一个问题:准备了多少钱进入造车行业。进入汽车产业的门槛有多高?李斌说至少要400亿元,小米计划10年投入100亿美元,立讯精密计划出资百亿元。

一旦缺钱,即便汽车量产,仍然要面对规模生产的难题。目前恒大的处境就给汽车从业者敲响了一记警钟,有传言称“现在所有的供应商都不愿意跟恒大合作,现在恒大跟任何人去谈,都是先交全款。”

恒大因为资金问题捉襟见肘,同样有更多的车企倒在了汽车销售的路上。曾经在2018年取得2万辆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云度汽车,2021年销量仅为5361辆。可以看到,云度汽车在产品、营销、渠道、品牌方面都不出彩,因此成为边缘品牌。

这就导致原本盈利困难的新造车企业,走进了恶性循环的死胡同。2017年到2021年期间,云度净亏损分别为0.95亿元、1.38亿元、1.77亿、2.04亿元、2.13亿元。如今就连小米这样现金流充足、盈利面不错的企业,在造车上也是缓慢前行,更何况条件更差的均瑶集团。

新能源汽车赛道日益拥挤,竞争也更白热化。如王传福所说,新能源汽车市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市场,后来者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不仅很难赶上新能源汽车时代的红利,也很可能被造车拖累,最后只能再寻“白衣骑士”。

返回 国际充换电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